等待 齐裕/ 2020 / 中国
制片/导演/摄影/剪辑:齐裕
剧情简介
《等待》的想法最开始产生于等车时对班车久久未来的焦虑与对未知情况想象,后来受《等待戈多》和加缪的《西西弗神话》的影响转变成一种对荒谬的表达,尝试表达一种人在社会中的木然与空虚的状态,只有一种无意义的等待,等待命运来安排一辆列车带着人离开这座孤岛,去往下一座孤岛,一种只有空想没有真正行动的行为。 《等待》中所处的背景环境是一座大海之中的孤岛,主角就站在这座岛上等着一辆永远不会到来的列车来将他接走。孤岛与世隔绝,暗示着角色与正常社会联系的缺失。荒诞的存在是一种异世感,人失去了与世界联系,从而诞生了一种“局外人”。孤岛的存在就是一种异世,主角永远会停留在一座孤岛之上,哪怕他离开这座岛,他的下一个目的地依是另一座孤岛,“世界对人永远是关闭的,人与世界的和谐被打破,人已感觉不到自己是世界的一个部分,‘在家’的感觉亦不复存在”这是荒诞的出现。 《等待》中的道具赋予了一定的隐喻意义。站牌,是一个重要的意象,它是命运的安排,一个对虚无的指示,站牌上有列车的时刻表,可以清晰的在这个时刻表上看出,上面都是不存在的时间段,是一种荒谬的时间安排,安排了一辆永远不会到来的海上列车。望远镜,是角色在眺望海面时用它发现了远处的岛屿,但在主角将望远镜拿下的时候,海面上空无一物,并且在角色移动望远镜视角的时候,望远镜视角形状不停变化,这都暗示着主角所看见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臆想。公文包、雨伞、灯塔,都在象征着角色对自身下意识的保护。船,漂泊在海面,是作为角色对荒谬的反抗的手段,但角色一直都选择去无视那艘船,执着的等待列车,直到最后。 《等待》中的人物形象也具有隐喻意义。这是一个身穿黄色风衣戴着礼帽手拿公文包的男人。这个男人的面部是一片空白,没有五官。五官是人类了解世界的第一感官,而五官的缺失暗示了男人与世界的隔离,是一个麻木的“局外人”。他失去了与世界的熟悉感,“人与他的生活之间的,演员与舞台之间的这种分离,真正构成荒谬感”。男人为自己想象出了一座等他到达的岛屿,他也就在那苦苦等待一列永远不会到来的列车,将自己的希望寄托于“明天”,而这个“明天”正是他应该反抗的东西,对无意义的反抗。直到他终于意识到船的存在,选择划船来离开这座孤岛,“这种肉体的反抗,就是荒谬”。 角色存在五种情绪心理变化,分别是最初的平静到焦虑的产生;安全感最终被焦虑淹没;噪音的制造与刮擦的线代表了一种恐惧与愤怒;主角的下坠是对无法等到车(现实)的无能为力的无力感;在动画短片的结尾,主角放弃了等待,选择自己划船离去,寓意着他对荒谬反抗的开始。
齐裕
导演简介

齐裕(女,1998年生于辽宁省锦州市。2016-2020年期间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大连校区动画专业,2018年加入传媒动画学院01独立动画工作室二维动画实验室。热爱动画、小说、电影、话剧。实验室合作作品《起源》入选第十三届全国美术展览,并获得第四届大艺至臻文化创意大赛优秀奖,中国好创意第13届全国数字艺术设计大赛银奖与“飘扬的橄榄枝”首届中国高校希腊主题动画作品交流展的优秀奖。)


【入围点评】:

就是一种无聊的等待,作者把自己的焦虑不安投射了进去,构建了一个独特的臆想世界,通过周遭事物的变化,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波涛汹涌,物化为内心的所思所想所虑,进一步揭露世界存在的荒谬。


《等待》作品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