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稿展览专区

Manuscript Exhibition

乔楠:动画电影《第十二个后》特别邀请展

 

 

【乔楠:动画电影《第十二个后》特别邀请展】

Qiao Nan‘s Movie Manuscripts Special Exhibition

 

 

 


【第十二个后】

AFTER TWELVE

 




“没有所谓的艺术创作,是神在创作,我们只是游戏。”这句已经找不到出处的话,是我当时做完这部作品的第一感受。---乔楠





作品简介 Introduction

 

 


很久以前,有一位生活在农村的母亲,生了12个孩子。她日夜劳作维持着生命的延续,当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这位母亲即将面临自己的死亡。




获奖纪录 AWARDS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创作一等奖

入围德国女导演电影节

亚洲动画节优秀作品提名

JVL影像节最佳优秀动画短片奖





导演阐述 DIRECTOR STATEMENT:










这是多年前经过的一个场景:冬日夜晚,在一片黑色的山坡上,有一丝白色亮光,那是一层薄薄的白雪,冷山上白雪,柔软的像要溶入你的心。夜深了,山上的雪越发亮了,雪变冻成了冰,成了山的盔甲。忽然,这幅景象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很久以前我妈妈养母的村子里,有一位母亲,生了12个孩子。孩子们每天散落在村子里跑着,开心的玩耍着,母亲日夜忙碌,支撑,在她眼里看不出一丝沮丧。当突如其来的灾难降临,她自己去应对,维持着一种状态,这种状态维持着孩子生命的延续,却面临着自己的死亡。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她是别人口中说的那个人,我偷偷的去看过她洗衣服,她的身影、她的眼神我一直无法忘记,她并不像故事里的那个人,没有悲伤,她滋养着所有孩子,她像一束光,一直感染着我。我想把她表达出来,当我看见那冷山上的白雪,这部作品就开始了。





起初,我就决定用搭建实景,泥偶制作,定格拍摄的方法,因为,在我的脑海里要表达人物,要在一种真实的空间里,有明暗、空间、质感的烘托,然后在现实基础上进行抽象的表达,由于材料本身具有的趣味性,又是拿捏的艺术,内心有总是保存着那一瞬间的最初的情感 ,那么我就着重表现情感和情绪,一切都围绕这个氛围展开。





制作的过程用了将近1年半的时间,经历了很多有趣和未知的探索,记得为了做茅草屋,割了秋天的野草存到了春天,野草里的虫卵全部变成了成千上万的虫子飞的满教室都是,最后还是老师来帮忙解围。记得那时想要把衣服做旧,想尽了办法,拿醋泡,甚至用脚跺两下,那种尝试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后来还学会使用喷枪、学会了铝丝淬火,连旧时的凳子、茶缸、风箱都琢磨整出来,整个过程学会了很多很多,真是陶醉着完成了作品。





“没有所谓的艺术创作,是神在创作,我们只是游戏。”这句已经找不到出处的话,是我当时做完这部作品的第一感受。




现在十几年过去,回看以前的作品,内心充满感恩,感恩那时的伙伴老师,感恩岁月,感恩她。








【影片原图】

ORIGINAL DRAW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