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稿展览专区

Manuscript Exhibition

赵晔 黄洋:动画电影《采薇》木刻原画特别邀请展

 

 

【赵晔 黄洋:动画电影《采薇》原画特别邀请展】

Zhao Ye and Huang Yang‘s Movie Manuscripts Special Exhibition

 

 

 


【采薇】

TSAI-WEI

 




应用抽象的主题;

弦外之音;

衬托,对比;

表现事物的发展






作品简介 Introduction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出于“以刀代笔”的实用目的开始推广木刻艺术。然而在我看来,黑白木刻作为一种美学意象的视觉载体,或许也为鲁迅的文学创作提供了不少灵感:无论是《野草》鲜明的表现主义色彩,还是《故事新编》里各种诡异的艺术形象,都与凝重而阴郁的木刻美学有关;哪怕像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饿死首阳山这类悲壮的古老传说,都被鲁迅演绎成离奇荒诞的黑色幽默小说——《采薇》。





为了将黑白木刻作为文学“视觉灵感”的功能还原出来,我决定把《采薇》的文学意象进行视觉化的、动态的改编。于是,我与动画学院的朋友合作,创作了木刻动画《采薇》。当时恰逢“非典”时期,两人与世隔绝的创作状态,加之对作品实验性质难以判断时出现的焦虑,使得伯夷叔齐所经历的精神折磨仿佛也降临到我们身上。另外,连续刻完三千多张木刻的特殊经验,也使我不得不对大量堆叠的木刻原版发出疑问:除了形成动画之外,这样的“版画装置”所衍生出来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对这一问题的追问,促使我在后来的十年里创作了许多挑战版画传统概念的作品。






Title: Tsai-Wei (Cai Wei)

Director: Huang Yang, Zhao Ye

Producer: Huang Yang, Zhao Ye

Country: China

Production year: 2003

Running time: 9 min. 25 sec.






The European woodcut printmaking was introduced into China by lu Xun in the 1920’s. As a great writer and artist, Lu Xun had deep love for artistic works all his life, especially in black and white woodcut. Meanwhile, in the novel “Tsai-Wei” (Gather a Common Vetch), lu Xun recreated two classic ancient hermits who starved to death because of their independent personality. Based on the novel “Tsai-Wei”, we expressed many phantoms of the dying hermits in ways of animation, which consists of 3000 woodcuts (every frame is one piece of woodcut).We think that whether the Lu Xun’s novel or this animation, there is the same esthetics ideology of Ancient Chinese Hermit Culture.

 





获奖纪录 AWARDS





2003



中央美术学院“冈松家族艺术奖学金”一等奖


中央美术学院“学院之光”造型学院优秀毕业作品展“新浪造型艺术银奖”


第二届中国艺术院校大学生数码媒体艺术大赛“金苹果奖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第二届学院奖“最佳短片奖”



2004




入围德国斯图加特国际动画电影节,并获“评委会特别奖”提名、“最佳短片”提名


入选第11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并获“最佳艺术效果奖”


参加中国常州国际数码动画节,并获“最佳学生或毕业作品奖”


第二届中国视协动画短片学术奖“优秀艺术短片奖”


入围2004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


入围2004以色列第21届耶路撒冷国际电影节


入选朝鲜平壤国际电影节


获“英特尔2004年度中国数字盛典”专业区影像组题材类优秀奖


中央美术学院优秀学生作品交流展,哥伦比亚大学,美国




2005




参加中国电影资料馆关于中国动画发展史的展览(部分动画木版被收藏),中国电影资料馆,北京


获法国蒙比利埃短片展“最佳创作奖”,蒙彼利埃,法国




2011




“光谱:当代中国独立动画”:2011成都双年展特别邀请展,成都A4当代艺术中心




2012




2012荷兰动画电影节“独立中国”展映单元


“新感性”:第25届IMAGE FORUM电影节,东京/京都


第三届中国·西安国际民间影像节——首届中国西安国际动画电影节,西安


“原点的维度”:第二届上海国际版画展,上海美术馆,上海


第三届国际艺术电影高峰论坛(EXIN)国内主体单元作品展,南京


“心灵世界•作为虚拟艺术工程”:深圳独立动画双年展,深圳华侨城B10艺术中心,深圳


“山与水:1930年代以来的中国动画”:布里斯班亚太三年展电影节目,澳大利亚电影中心




2013




芬兰坦佩雷电影节中国影像艺术单元,坦佩雷,芬兰


EXIN亚洲实验电影艺术论坛中国大陆板块北京展映,元典美术馆,北京


“曲径通幽:独立动画作品展”,OCT当代艺术中心上海馆,上海




2014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Anifilm 2014,波西米亚崔邦,捷克


深·圳·火·电·塔:黄洋个展,元画廊,上海




2016




古变·摩崖:武宏、黄洋双个展,中央美术学院教学展厅,北京




2017




复制时代的不可复制因素:国际动画艺术展,明堂创意工作区,成都



2018




第二届国际动画艺术展,北京铜牛电影产业园,北京






导演阐述 DIRECTOR STATEMENT:





《采薇》的灵感来自鲁迅先生的小说《采薇》。



这个故事本身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鲁迅把它写得很怪,很特异,它令我想到帕索里尼的电影。帕索里尼把神话传说、历史典故当成记录片来拍,使其“还原”成平民生活,而在鲁迅的《故事新编》中,类似的艺术特质也分外明显。当然,我们在读《故事新编》时,鲁迅的想象力和幽默感仍然是挑动我们阅读欲的主要因素,但同时总是感觉有种非常古怪的、离奇透顶的气氛萦绕着,如同观看帕索里尼的《美狄亚》或《俄狄浦斯王》。所以我其实是对这种怪模怪样的气氛感兴趣。帕索里尼运用“实拍化”的伎俩来使神话传说产生强烈的逼真感,但这种逼真感纯粹是视听方面的、感官的,而故事中却用了过多的隐寓,包括故事的结构与叙事安排也是让人如坠五里雾中,于是,观众觉得你既然把古希腊拍成像原始部落般蛮荒而真实,又何必把故事弄得像迷一样费解呢?因此整部电影显得特别地实又特别地虚,——所谓“诗电影”就是这么来的!



艺术家往往都是不可知论者。他们在业务上非常擅长装神弄鬼,而且态度还特真诚。放肆地说,唯心论直接导致了艺术的发生。



对《采薇》来讲,除了木板是实的,其他都是虚的。我们要的是一种不可知的气氛。尽管动画非常流畅,场景非常简单直白,但它几乎没有“故事”。我们在尝试一种做法:用大量的“叙事”堆砌起来的结果不一定就能产生出“故事”。要故事干嘛?故事不就是抖包袱吗?,若没有充满想象力的叙事来达到一种诗化的效果,故事所起的作用其实跟艺术没什么联系,它只能导致简单苍白的教化与娱乐。电影中单纯的视听效果本身就可以产生艺术感染力,——如同我们面对现实生活中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但风景是不存在“叙事”的,而电影却必须运用叙事来组织视听效果,以达到模仿生活的目的,给观众传达“赏心悦目”的感觉。



那么,《采薇》要交给观众的就是一种“怪力乱神”的气氛。它的视听效果形成一条叙事的线索,但是你看不出完整的故事,让你顺着藤却摸不到瓜。因此很多人大呼“看不懂”,但同时又声称“很好看”;又有人一看片名是《采薇》,立即兴致勃勃地坐下,口中还念念有词,我记得他念的是“采薇采薇,薇亦柔止”之类的,——但是那人看了不到一分钟就恨恨地弃席而去了,那人满怀诗情而来,却带着馄饨(混沌)而归!——这是在青岛放映时出现的现象。甚至有一位电影界的老泰斗也曾经指出:“你们的片子是好的,但是脚本仍需商榷,我劝你们还是改改吧!”但作品可不是面人儿,不能捏来捏去的动不动就伤筋动骨,我这双手可不就得刻废了!又有人居然从里面读出了“生殖崇拜”的信息……!



然而没人说它像MTV。它既不是故事片,又不是MTV;它的叙事性很强,但并没有形成任何一种现成的结果。



奇怪的是,关于《采薇》叙事方面的探索,其实是著名版画家李桦先生给了我启发。



现实主义题材的木刻版画创作传统,对于现今的版画艺术创作是一笔可贵的财富。如何对它重新审视,并挖掘它的现实意义,是《采薇》实践的第二个方向。




“现实主义”一直以来只是作为艺术创作的题材来理解。但是,我却愿意在版画创作的技术层面上来重新付予它含义,并重新认识它。




李桦先生是公认的现实主义版画家。在他早年的一份授课笔记中,谈到“艺术的局限”问题。他说每种艺术门类都有其自身形式上的局限,比如文学代替不了绘画,音乐也取代不了雕塑¼¼,但是,正是由于这种局限性,形成各种艺术的特点。他又谈到,“我们要打破艺术的局限,达到更高境界,那就要利用‘艺术联想’的方法。关于如何运用“艺术的联想”,李桦先生认为可以“归纳为以下四点”:


        

应用抽象的主题;

弦外之音;

衬托,对比;

表现事物的发展。



其中,“表现事物的发展”,正是现实主义版画运用的主要方法。也就是说,大部分现实主义题材的版画作品都有对“情节”的运用。



在《采薇》中,“情节”已经不单是一个绘画中的概念。它是文学的,又是影视的。现代艺术发展到今天,对于艺术形式的要求已经变得模糊不清,艺术家完全有条件利用一切艺术手段来打破各种艺术局限,去完善一件作品。



《采薇》的“情节”在文学方面表现于写作技巧中的“叙事”。“叙事”一词,经我考证,在古汉语中常称作“序事”,它包含了空间、时间两个概念。



《采薇》空间上的“序事”表现在几千张木刻的排列次序上。通过它们有秩序的排列,又可以形成时间上的“叙事”,也就是说,形成动画。因此,《采薇》的“情节”又落实到影视领域当中去。



但是,动画中的“情节”却体现不了版画方面的“序事”,因为我们看到的只有连贯的动作;而版画方面的“序事”在视觉上也体现不出情节性,它变成一些不断重复的、抽象的画面,如同一块块图案化的花布,观众察觉不出其中隐藏着实实在在的“情节”。



对“情节”、“叙事”的互相隐藏,在这件作品的两种形式结构中体现为双方的相互消解。因此,当我试着去打破“艺术的局限”时,得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结果:版画形式的《采薇》与动画《采薇》看起来互不相干。动画与版画在技术上可以互通,但它们互通的结果却又各自形成了“艺术的局限”,然而“局限”事实上已经被“打破”,形成《采薇》版画与动画两个版本。¾¾“艺术的联想”已经被实在化,被具体化。但观众在观看这件品时,还可以产生其它的“联想”,¾¾无论从版画方面或从动画方面。而这些“联想”,只存在于观众脑海中,也许算不上是“艺术”的,但这已经不是作者力所能及的事了。



《采薇》木刻的制作,纯粹是一个“操劳”的过程。



伟大的艺术家杜尚说过一句话:“无论在世俗的、军事的或是艺术的生活里,我们都是工匠。”当我在批量“生产”这些木刻时,确实体验到一种工匠式的操劳,我把版画的创作过程“降格”为不折不扣的手工劳动,当中丝毫没有任何“创作激情”,如同古代的一名刻工,¾¾在古代,所谓“版画家”恐怕就是一名刻工、印刷工。有人动不动就把一件事情甚至一个动作的简单重复看得无比神圣,并颇有深意地称之为“禅意”,好像有了“禅意”以后就可以跟艺术挂上钩了似的!当然,“禅意”的前提必须是该事件(动作)的无功利性、无实用价值性。因为我们知道,所谓“禅”实际上是一种人的内心自省的方法,它只和当事人有关,是非常隐秘的私人行为。但是当某些艺术家在实施“禅意”时,他拍了照片,录了DV,接着拿去发表,然后就是这个展那个展满世界到处跑,让世人都来关心他的那点“禅意”!我之所以在此鞭挞“禅意”,是免得让人以为《采薇》木刻的制作是作者在玩“禅意”——没有,作者就是在“赶活儿”而已。



赶活儿其实还是最轻松的事,因为不用动脑子。我曾经由于在刻制《采薇》时听了过多的周杰伦而产生了生理上的不良反应:只要赵晔一放《回到从前》,我立刻肚子疼!“非典”时期闷得慌,不过正好可以追看《走向共和》,同时细品板蓝根,大赞袁世凯,评赏李鸿章,数落瞿鸿禨……


       

新兴木刻已经与传统水印木版一起,成为中国版画的传统血脉,是一笔可贵的文化财富。对于传统的研究,可以是技术上的,也可以是观念上的,这要结合研究者的兴趣点及版画发展的需要来进行。创作木刻走到今天,需要改变的不是木刻而是木刻家,不是技法而是观念。既然新兴木刻由一位大文豪一手扶持并结出丰硕的果实,我们便不能停留在丰收后的喜悦中对收获物如数家珍,这样只能坐视果实的一步步腐烂而不知所措。如果总是局限在木刻这门艺术的工具论角度来进行研究,会越来越变成一种怀旧式的一厢情愿的附会,变得越来越牵强。那么,我们是否赞成这样一种观点:版画家的改变必须直接回归鲁迅精神,重新获得一种作家立场,——而不管他的创作方式是否仍然是“木刻”的?



现代艺术传媒已经高度发达,这给艺术家的创作手段带来巨大的选择空间,各种艺术门类的“跨行业”交流成为可能;而它们相互碰撞时产生的“化学反应”不仅是一种艺术上的创造,更可视为对特定艺术门类自身的完善与发展,一种自我拓展的结果。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艺术家可以进行自由的“写作”。他可以根据表达的需要去选择写作的工具,或是专门针对不同工具的可兼容性进行研究实验,从中寻找“做”的乐趣。——根据杜尚的考证,“艺术”一词来自梵语,意思是“做”。



我很敬畏杜尚那种“做”的坚决、彻底的精神。他的《大玻璃》一“做”就是八年。《采薇》前后只花了近两年的时间,但我们已经充分体验到成就一件作品时的真诚与耐心,以及从事艺术创作所必需的务实精神。



 






【影片原图】

ORIGINAL DRAW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