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稿展览专区

Manuscript Exhibition

耿雪:动画电影手稿与雕塑特别邀请展

 


耿雪:动画电影手稿特别邀请展】

Geng Xue‘s Movies Manuscripts and Materials Special Exhibition

 


【海公子】

MR. SEA



作品简介 Introduction



《海公子》,《聊斋志异》里卷二第十篇故事,是一个书生在荒岛与蛇精和幻化成蛇精的娼妓的诡异故事。耿雪花了一年时间,用陶瓷艺术制作出了电影《海公子》。而这部电影的价值不仅在于用陶瓷作品拍摄了一个古典的志怪故事,而且在于耿雪将陶瓷作为一种语言如何在《海公子》中发挥了这种语言的特质。




《海公子》作者自述:



对瓷的喜爱是源于对我们传统中高格调艺术的热爱,瓷是有长久历史文化积淀的传统材料,我一直在试图从这个传统的材料中挖掘一些新的语言。《海公子》综合了多种媒介,我尝试了一种新的媒介来表现瓷——用动画电影短片来重新让瓷的雕塑活起来,这种“活”不只是“活动”的意思,而是强调有新生命力的一种创作方式。瓷的玉质之光、流动之光与电影用光的实验性结合形成了影片特殊的“光的语言”,这种“光的语言”是影片中其它几种语言之间的“精灵”,是影片的瓷、雕塑、镜头语言之间的语言——它们交互作用来实现整个影片的“瓷视觉”。“瓷视觉”这种视觉形式作为影片的主视觉和形式语言,既准确而充分表现了瓷器的性格,又有效的传达了聊斋故事的特殊美感和中国古代志怪小说的气质。 ——耿雪《海公子》







【预 告 片】

TRAILER





【电影手稿】

MANUSCRIPTS






《海公子》是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一篇故事。在我看来,耿雪作品《海公子》的价值不在于用陶瓷作品拍摄了一个古典的志怪故事,而在于耿雪将陶瓷作为一种语言如何在《海公子》中发挥了这种语言的特质。----徐家玲《作为灵魂媒介的瓷》















































【电影故事版】

STORYBOARDS







中国的陶瓷艺术需要抵御一种来自日本设计的败坏,即一种对精巧设计感的推崇,这种推崇是一种僭越,让人无来由地去迷恋器物形式,把某种无聊、肤浅的心动抬的比什么都高。耿雪的新作体现出了作为文明国家女性艺术家该有的透彻性与视野,与求人迷恋的设计工艺划清了界线;她的作品向我们说明,比起质料与器型,作品背后的秩序以及秩序在历史中的变动才是更重要的。

 

耿雪一直在探索陶瓷艺术的本体。一开始,她关注的是陶瓷质料在烧制时的软化与不可控性,她用超现实主义式的扭曲、软化、融合来表现梦境般的中国元素集合,作品充满了非物理的柔软,凸显了醉意的飘渺。后来她注意到古代人像瓷与春宫瓷独特的审美趣味,比起兴起于宗教时代的木刻与石雕,陶瓷人像的出现伴随着世俗化与现代性,气质更为活泼,造型愈加圆润亲切,而其中向上的格调,明显有用“雅致”取代“神性”的过程。这一时期耿雪的作品不再强调软化与不可控,陶瓷人像属人的情感被凸显,人物身体姿势内向化的纠结着,面部表情平淡而又神秘,混杂着娇羞、哀怨、担忧、欢喜。相比之前的作品,人的身体依然圆润柔软,却不再超现实地软化下去,而支撑起人物的仿佛并非皮下的肌肉与骨骼,而是千头万绪的情感。由于继承了清代春宫瓷的视域,这一时期的作品召唤出了一种在当代艺术中前所未有的古雅质朴的情色感。

 

新作《海公子》始于对前作中隐约带有的“清代美学”的讨论,耿雪试图从清代文学的历史变革中挖掘出当时贯通上下的美学转型运动,以回答本体追问——陶瓷艺术的本体视域是什么?并且是如何在历史中形成的?



----王基宇《历史精神造像术;耿雪在当代陶瓷艺术中的推进》






























【电影雕塑】

SCULPTURES





"从耿雪研究生之前的作品中就可以看到这个艺术家在艺术感觉上有一种很特殊的东西,她对于美感或者手感认知上的独特性, 还有她在应用陶瓷上所表现出的创造性,都是很与众不同的。她的陶瓷作品能传达出一种特殊的只有靠“手”才能传达出的“概念”。一种很难得的东西。

 

找到对别人有启发的艺术语言,恰当地应用它,这对艺术家的创作来说至关重要。艺术家有独特的态度,所要说的事情必须是唯一的,值得说的,那就应该去寻找新鲜的、独特的艺术语言来说值得说的话。艺术家只有完成了这部分工作,才完成了作为艺术家的本职工作。艺术史只记载对艺术语言有贡献的艺术家。

 

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挖掘出语言,把语言越挖掘越深,因为他有一种主导,内在有一种冲动。耿雪不是那种太容易被明确归类的当代艺术家,她在对艺术语言的推进上,是有突破的。她的硕士毕业创作电影短片《海公子》中,陶瓷特有的柔和与陶瓷这种物质的坚硬与脆弱感,还有陶瓷形成过程中的“鬼魅”感,这些与影像的光感绝妙的融合,最后出现了一种独特的视觉表述法。耿雪看起来文弱,但做起艺术来有种尖锐的东西。可以看出她对“质量”的判断力和对“观念”的敏感度。她内心的复杂性推动她使劲地寻找她要的语言,这真是艺术最该下功夫的事情。"-----徐冰

 

(原文发表于2014年《艺术财经》6月刊及《时尚芭莎》7月刊)























“耿雪在工作中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者对事物表皮最为细腻和敏感的认识。也许是学雕塑的原因,手眼作为携带最为细腻的神经末梢的器官与材料形成的密贴关系在她 后来的工作中被抽离放大成为一种认识事物的途径。与认知对象肉身皮肤轻拂般的反复接触的过程,形成她类似体温般的不温不火的洞悉能力。


即使在计划好的项目中,感性仍然成为她的主角。理性的执行程序在过程中自我覆盖和吞噬,并一点点淡出意义。感性的系统被整合后却象浴盆中伸出水面的部分,敏感的体会着空气中与水中部分的差别,而非肉身功能上的感知差别。存在感在理性的自相残杀中被框定出来,并且如她作品中的人体一样轻轻的回到自在之中。敏感 的不确定的思绪也许会长期游离在她的梦里梦外。她也许不是画廊一眼得见的目标,但却是拥有自身正常体温的艺术家。”

 

 

——“敏感而冰冷,一部将痛感做到极致的志怪电影”,萧昱关于耿雪































在耿雪绘制和塑造的“瓷质世界”里,她像迷恋自身生命一样迷恋瓷。虽然她近来的作品已经相对多元化,但是瓷在她的创作中依然是最重要的东西。瓷之于耿雪,是材料,是语言,也是倾诉的对象。同时,它也被糅合了艺术家对东方传统文化、传统美学的认知和当代语境下的新形式新内容,并以一个很小的个人视角和很个性的 艺术语言诉说关于人和存在的某种终极关怀。

   

《海公子》是耿雪新作,历时一年,这是一部以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同名小说为蓝本而拍摄的电影短片,令人惊叹。影片针对瓷器特别布光、逐格拍摄,在艺术家倾 心打造的瓷器世界——孤岛森林里,一个唯美、情色的聊斋故事在瓷器的光与影变幻中展开。瓷的声光色与生动凄美的聊斋故事“气味相投”,相辅相成。读过《海公子》原作的或许知道,其故事性一般,初看似乎有头没尾,仅仅是个关于性和爱情的鬼故事而已。但是如果读者打开想象,循着那些富有情境感的词汇,应该会有 不一样的感受。很明显,耿雪的《海公子》重点也不在叙事,她用自己特有的语言——瓷,把整个故事“描绘”得光怪陆离,情色、暴力、唯美、神经质,虚假和真 实等交织在一起。我们可以说艺术家改编了蒲松龄的原作,也可以说她用现代的绘画、雕塑、影像等综合艺术手法重新注解了《海公子》。但是从艺术家自身创作角 度来说,不管古典小说,还是现代电影,不管二维绘画还是立体雕塑,她的主角却只有一个——象征艺术家本人的瓷,瓷就是艺术家自己的化身。看完电影初稿时, 她说她的整个电影都为了表现“瓷”,她也说“其实海公子也可能是臆想出来的,是那女的或者张生的恐惧心理,海公子无处不在”。


----《与瓷同质——关于耿雪个展》夏彦国 2014年4月20日写于望京







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参展作品




【金色之名】

NAME OF GOLD





作品简介 Introduction



泥塑电影短片,多屏影像及现场装置 

尺寸可变


在双屏影像中,泥土塑造的人物在黑白世界中不断前行,影像开头呈现了一个黑白的世界,黑与白是残酷也是幽默,是真实又是幻念,是人间也是隔世。


故事情节用泥土塑造了人物,泥土的材质赋予人物身躯粗粝的质感,如同历经创伤,象征着那些不可回避的困境和磨难。故事的脉络则暗示着人必须主动面对林林总总的问题和现实。泥土的人物在集体创造一件巨大的不可见全貌的擎天大物,这大物内在是金色的世界,发出召唤和诱惑的光色与声音,人类集体在前仆后继的为它劳作,不惜牺牲彼此,他们取出自身或对方的一部分,献祭给这个大物,大物却不断吞掉为它劳作的人类。一个电子计数时钟在飞速的倒行,在“泥与肉”之间忽隐忽现。整个影片预留了一些意义不明的、开放的阐释空间。擎天大物是不是巴别塔的象征?时间任性倒流着,是不是象征如梦幻泡影般的过往?或许整个影片是对人类集体行为的反思?也或是人类生老病死宿命的寓言?


与此同时,配合幕墙影像存在的装置散落在周围,屏幕嵌在雕塑里被安置在地面上,金色世界里是翻滚着的人物,仿佛被放置在金色“脐带”里,观众低头观看时如同在井中窥见生命之泉,这充满魔幻的体验感加强了命运的感知。






【电影手稿】

MAMUSCRIPTS






当时吴洪亮老师跟我说这个主题的时候,是水跟“Re睿”的关系。水的性格比较平和,也象征着一种智慧和态度。“Re“本身英文是回归的感觉,中文“睿”是智慧的含义。我认为吴老师是面对当下世界的状况给出一种回应。如果当代艺术不去面对现实的话,就没有意义。我们创作者也一样,作品一定是跟当下发生关系的。对于“Re睿”的主题,我理解是这样一种精神和态度。





我的创作形式还是将我熟悉的泥塑雕塑拍成定帧动画的影片。主题和水有关,和人有关,由此我提出了一个观念,“渡”:渡过,渡江,渡河,后来慢慢衍生成现在的作品,增加了更多象征的手法。





一开始我们说到“渡”是要拍一些和渡江渡河有关的题材,因为它其实也是一种象征,人类在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这样“渡过”的情况。这个概念会跟个人的命运抉择,甚至是国家、宗教都有关系。一开始是从很具体的点出发,后来我慢慢把它抽离出来,把“渡”引申为成一种“渡过”。





最后的影片还是和人的生命中很基本的命题有关。题目《金色之名》灵感来源于意大利作家艾柯的《玫瑰之名》。





影片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很粗砺的泥塑语言,画面中的黑白世界是对当下现实的回应。但黑白世界里会突然出现一些金色的内容。金色与黑白形成对比,象征另外一个世界。金色有很多发散的象征的意义,影片也可以从很多层面去阐释,不是单向的故事。


-----耿雪 《金色之名》展览现场. 有初记








































































【电影剧照】

MOVIE STILLS






我对手工痕迹和材料很有感触,它们的生命是可以在时间中延展的。让我记忆特别深的是我在米开朗基罗的石雕原作前,看到他未完成的奴隶雕塑,有很多工具劈的石头的痕迹,但看起来就好像他在我眼前刚刚打完石头一样,因为没完成、没打磨、没抛光,所以留下了粗砺的一刀一刀的痕迹。



我在雕塑前听到一种声音,感觉一下子穿越时空,他就在我眼前工作,瞬间热泪盈眶。我当时止不住地流泪,没有任何缘由,甚至也不是源于情感。后来我跟朋友聊起来,他们说这就是艺术中可以瞬间击穿人的一种东西。艺术有这样的力量,能够超越时空击穿人的心灵。




艺术家的材料痕迹携带他曾经的生命会跟你直接对话。我们面对作品时,会不由得被它震撼。那种感觉一定是因为艺术家的个体生命对这个东西产生过巨大的影响。


-----耿雪































































































































【米开朗基罗的情诗】

MR. SEA







作品简介 Introduction



2015年,艺术家耿雪创作了短片《米开朗基罗的情诗》。影片中艺术家按部就班的工作和微妙的情绪混在一起,影片中,她在泥土中不断留下手的痕迹,泥土也反过来覆盖了她的身体。而在影片的后半段,她又亲手将这尊雕塑肢解。


从无至有,从构形至分解,从慈柔的孕育至暴力的毁灭——耿雪以女性身体的临场表演,呈现出创作者情感的诸种进程和维度。


影片象征性地记录了女性和男性、艺术家和作品之间微妙的情波,也蕴含着主客体之间的置换与合一。镜头里有女性的冷静与力量、情欲与暴力的冲突感,但整个影片又被设置成一个雕塑教学片般的工作流程(制作过程分成了八个步骤)。


艺术家将米开朗基罗的诗句作为字幕,和艺术家在影像中的行为呼应,传递给观众特殊的情绪和想像。


“米开朗基罗还写诗,我觉得他的情感方式特别不一样。雕塑有力量和尊严,诗歌深沉但是热烈,是两种感觉。他说,他有贵族的血统,但是他却像奴隶一样地为教皇工作。特别的虔诚,又很纠结。他是一个同性恋,他的情诗绝大部分都是写给他同性的爱人。他写的真的非常好。”(选自白夜·态度丨虽然是电影,但是又超出电影之外)

——耿雪


本文诗句均由艺术家耿雪摘选,以创作《米开朗基罗的情诗》。